文史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史

“國中之國”:關于收回哈爾濱市政權始末

發布日期:2019-06-05

 中東鐵路工程局

1898年6月9日,中東鐵路工程局依格納齊烏斯副總工程師率領首批人員到達哈爾濱,并把這里確定為中東鐵路的總埠。從此,沙俄借口修筑鐵路,不斷在鐵路沿線擴占“附屬地”,攫取了包括市政管理權在內的諸多權利,千方百計把哈爾濱變為獨立于中國行政主權之外的“國中之國”。

1905年,在哈爾濱的俄國人組織了“哈爾濱實施自治問題審議委員會”,策劃哈爾濱及中東鐵路沿線各站的自治。該委員會草擬了《哈爾濱自治章程草案》。1906年10月,俄國財政部、陸軍部和外交部召開高級會談通過了旨在攫取中東鐵路沿線附屬地行政權的《東省鐵路附屬地民政組織大綱》10條。1907年11月17日,在沙俄財政部顧問希鮑夫和中東鐵路管理局局長霍爾瓦特的陰謀組織策劃下,120名俄國商人在道里商務俱樂部聚會,擬定《哈爾濱自治公議會自治章程草案》,23日,中東鐵路公司以3602號議案予以通過,并對外公布。《章程》規定:以自治會為議事機關,額定議員60名,每三年改選一次;以董事會為執行機關,額定董事5人,1人為董事長。

俄國策劃成立哈爾濱自治公議會前后,一直受到中國北京政府和地方政府的抗議與交涉,但是俄國政府與中東鐵路管理局不予理睬。1909年5月10日,清廷外務部尚書梁敦彥與俄國駐華公使敦索維慈簽訂《東省鐵路公議會大綱》。《大綱》允許“鐵路界內各埠,以人數之多寡,分別設立公議會”,從而承認了自治會這一既成事實。

俄國“十月革命”后,北京政府相繼收回中東鐵路沿線和附屬地駐軍、警察、司法等諸多權利。1921年2月5日,北京政府批準建立東省特別區市政管理局,中東鐵路沿線各地市政均由市政管理局接管。東省特別區市政管理局局長董士恩向市公議會宣布,中國北京政府收回市政管理權,市公議會維持現狀。由沙俄殘余勢力把持的哈爾濱市自治公議會,在日、美、英等國領事的支持下,拒絕交出哈爾濱市政權。

1926年3月23日,哈爾濱市自治公議會舉行第78次會議,華人議員在會上提出以漢語為工作語言的議案。但是白俄議員自恃人多,將該議案無理否決。華人議員忍無可忍,毅然全體退席,以示抗議。姜鳳聲等聯名上書東省特別區行政長官公署和市政管理局:“在本國領土之內不能適用本國語言文字,世界各國無此惡例。俄籍議員既不知尊重駐在國之統治主權,更妄思援用其本國文字資助政治上活動之地方,此誠為獨立國家、自決之民族之恥辱”, 同時發布宣言書呼吁收回市政權。

3月30日,東省特別區市政管理局發布第1092號布告,解散俄人把持的市公議會,宣布成立哈爾濱自治臨時委員會。4月1日,哈爾濱自治臨時委員會成立,東省特別區市政管理局派傅潤成為委員長,徐善梅、劉敏先、穆文煥、黃鴻墀為委員。并成立監察委員會和估捐委員會,以姜鳳聲、劉澤榮、呂泰、王祝三、孫福榮為監察委員會委員;姜汶華、曹文郁、張復生、孫華廷、徐亭九、董天真、關鴻翼為估捐委員會委員。4月17日,把原來市自治公議會商捐科改組為市自治臨時委員會財政科。

6月17日,《哈爾濱特別市自治試辦章程》公布實施。哈爾濱特別市區域“即從前董事會時代,經中東鐵路公司劃撥之道里南崗兩處地方”,“合計七百八十二萬五千四百三十四平方公尺,約合七平方公里”。其余各區,如馬家溝、老哈爾濱、新安埠、八區、顧鄉、正陽河等歸東省特別區管轄,稱“東省特別區市政管理局哈爾濱市”。7月1日,東省特別區行政長官公署公布《哈爾濱特別市自治試辦章程施行細則》67條。

9月1日,市自治臨時委員會改組,“原有各科應即改組為五科,除財政、建筑兩科照舊辦公外,其獸醫一科歸并衛生科。庶務科改為市業科,專管本市消防隊、路電燈、木柈廠、材料廠、車廠、水上救護隊、各公園及市有建筑物等一切事宜。原有教育科改為總務科,除兼辦教育事務外,其余慈善、收發、管卷、翻譯及本會一切庶務皆屬之”。 東省特別區市政管理局派“趙孚為總務科科長,穆文煥為財政科科長,劉敏先為建筑科科長,陸士基為市業科科長,孔憲武為衛生科科長,任承沆為秘書主任,劉光烈、錢啟綬、葉國光、王肇泉為秘書,專核各科文稿”。10月16日,哈爾濱特別市自治會第一屆議員選舉,吳子青等40人當選為自治會議員。

10月21日,哈爾濱特別市自治會進行補選,選出侯補議員39人。1926年11月1日,哈爾濱特別市自治會及市政局奉長官公署訓字第九十六號一并成立,委任儲鎮為哈爾濱特別市市政局局長,啟用木質關防(印)一枚,文曰“哈爾濱特別市市政局關防”。

市政局局長簡稱市長,局長之下還設有佐理員,相當于副局長。市政局內設總務、財政、市業、工程、衛生五科,還有秘書處和法律股。其中秘書處設秘書主任一名,秘書兩名,俄秘書一名,承市長、佐理員之命辦理機要文件及特交事宜。法律顧問一人,掌辦訴訟和其他法律事宜。

哈爾濱特別市的成立是中國與各國列強斗爭妥協的產物,是中國北京政府在哈爾濱真正行使主權的標志。早在1924年,中國、蘇聯兩國政府就已經明確了中東鐵路的商用性質,但是中國東北地方當局與中東鐵路管理局仍然時有沖突發生。哈爾濱特別市市政局的順利建立,使得奉系內部一些高層官員特別是少壯派錯誤地認為,既然收回市政權,蘇聯政府沒有進行干涉,那么也可以采取斷然措施收回中東鐵路,從而為日后中東路事件爆發埋下伏筆。

(作者系原哈爾濱市檔案局副巡視員)

文章來源:哈爾濱市檔案局   作者:
分享到: 0
聯系我們

信箱Mail :[email protected]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 :[email protected]

關于我們

黑ICP備15006614號-1 哈公網安備23010002004434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者證件號 : 黑B2-20160070

黑新網備 許可證編號:2332015001

關注我們
  • 最美龍江微信號

湖北11选5前三遗漏